• <li id="lbwjs"></li>
  • <dd id="lbwjs"><track id="lbwjs"></track></dd>
  • <dd id="lbwjs"></dd><form id="lbwjs"><tr id="lbwjs"></tr></form>

  • 錚錚鐵骨鑄忠魂 匠心獨運礪華章
    胡博:永不“褪色”的“老鐵兵”
    來源:文萊項目  作者:張婕  時間:2020-10-26  點擊量:   
    【字體:

    9月28日,穿過郁郁蔥蔥的鄉間小道,品著沿途的鳥語花香,驅車行進百余公里后,筆者來到膠東半島的發城小鎮,再過兩天,這里即將舉行文萊高速全線通車儀式。遠遠望去,一個身材瘦小,聲音洪亮的“小人”正忙前忙后地指揮著。他便是五公司文萊高速項目經理胡博,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眼眸有光,說話不緊不慢,幽默風趣,像極了和藹可親“鄰家大叔”。

    胡博是一名1981年入伍的“老鐵道兵”,他趕上了“鐵道兵”征兵的最后一趟“末班車”。退伍后,他先后在公司擔任過技術員、副隊長、技術主管、總工程師、副經理、項目經理,對項目管理有一套獨到的“秘籍”,完美地展現了老鐵道兵“退伍不褪色”的精神風貌。

    800余人乘坐31輛卡車馬不停蹄地行進,終于安全抵達米蘇拉塔港口,一路上我內心忐忑不安,看到他們全部登上撤離輪船,我這顆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了下來。2011年,利比亞發生騷亂,胡博作為利比亞項目總工,充當起了本次撤離行動的“指揮使”,他和項目領導班子帶領建設者們從汽車、輪船到飛機,從利比亞、米蘇拉塔到馬耳他,經歷了生死考驗,歷經一個多星期才回到國內。“這段記憶太深刻了,這輩子我都不能忘記……”胡博說道。

    談起工作以來,印象最深刻的項目,胡博毫不掩飾地回答道:“福州華林高架項目”。

    “項目部采用的金剛線鋸施工工藝真正將‘靜’‘凈’施工落實到了實處啊,干的真不錯!”2017年年5月25日,福州市市長在福州華林高架項目調研時,對項目采用新工藝成功拆除舊高架橋的做法豎起了大拇指,并連連稱贊一旁的項目經理兼黨工委書記胡博:“老胡,真有你的!”福建省電視臺及地方電視臺還專門對這項新工藝引發的“道路”革命進行了專題報道。福州華林高架項目是五公司首次進入福州市場,并成功成為該公司在城市繁華路段采用機械拆除橋梁工程的首個典范。

    據悉,福州華林高架項目擬拆除的橋梁上跨通往福州高鐵站的主干道上,車流人流量大,拆除中安全風險系數高,是福州市重點關注的民生工程。為確保城市安全文明施工,避免拆橋時噪聲、揚塵污染,同時保證施工期間二環華林交叉口交通正常通行,該項目采用金剛線鋸切割設備配合臨時承重支架的方式對舊橋進行分段分塊的垂直切割拆除?!跋鄬τ趥鹘y的‘炮頭機’破碎工藝,金剛線鋸系統的靜力切割能讓施工無損無震動,從而保證橋梁下部結構不受影響,以達到降低噪音、提高施工安全的作用。由于現場產生的廢料少,還能有效減少各類污染。設備體積小,多臺同時作業更有利于提高施工效率與進度等等?!焙┱f。

    “福州華林高架項目提前一個月完工,獲得了業主及地方政府的高度評價,項目在福建省200余個在建施工單位的綜合評比中榮獲第六?!被貞浧疬@段經歷時,胡博眼眸中滿是驕傲,可以看出這個出類拔萃的“孩子”讓他甚是自豪。

    “要說我最大的心愿那就是希望老胡能?;丶铱纯?,從2018年9月到文萊項目后,他兩年就回了三次家?;亓思乙部偸谴舨蛔?,他說‘離開項目,我心里不踏實’?!?/p>

    “我們經理就是人很好,時時刻刻都在為職工著想?!?/p>

    “每次過年,胡經理都是最后一個走,第一個回來,我們都知道他是想讓我們多陪下家人?!?/p>

    ……

    談起胡博,仿佛他溫暖了所有人,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他們之間這份彌足珍貴的“感情”。

    2018年9月,胡博擔任文萊高速項目經理,該項目前期受人力資源、資金壓力、外圍關系、施工隊伍影響,施工進度滯后,受任于項目“頹靡”之際,胡博及項目領導班子帶領全體建設者精誠團結,扭轉了前期施工進度滯后的被動局面,得到了業主、監理及當地政府的一致好評?!啊G斬棘’的背后,總是藏著許多感人的故事?!表椖靠偣び陔p憲頗有感觸。

    據他回憶,胡經理有個習慣,每天早上7點、下午2點必去工地現場,日復一日,年年如此?!澳悴蝗スさ?,你怎么保證現場進度和質量安全?!边@是胡經理時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2018年冬天,大雪封山,車輛無法通行,胡經理便徒步去了工地,一路上,銀裝素裹,玉樹瓊枝,“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贝蟾耪f的就是如此吧。我們在爬過一個45度陡坡的大挖方段后,便遭遇了“攔路虎”,前方施工便道上蒙了一層厚厚的雪,走上去宛若一處天然“溜冰場”?!敖浝?,這個路我們怕是走不成哦,太滑了?!蔽倚÷暤卣f。話音剛落,便看到胡經理抄起不知從哪得來的鐵鍬,迅速在中間鏟出了一條大約2公里的路,隨后杵著鐵鍬一步一步往上爬,還時不時地回過頭叮囑我小心路滑,注意安全??粗麅鼋┑氖?,我猛然想起前些年遇到的一位“老鐵道兵”,他曾經跟我說過:“我們這一輩‘老兵’,什么苦都吃過,沒帶怕的?!?/p>

    “老閆,你這個礦泉水在哪買的喲,我越喝越想喝,這里面不會加了什么讓人上癮的東西吧?!?/p>

    “怎么會,就在旁邊的超市買的?!?/p>

    2019年6月,胡博在去工地的途中,打趣地跟司機師傅聊著天,這時他還不知道自己生病了。下午回到辦公室,項目書記彭振貴關心道:“老胡,你是不是不舒服?天氣也不算熱,但我看你一直在流汗,趕緊去醫院看看吧?!薄笆前〗浝?,我發現你最近越來越瘦了?!薄皩?,還特別能喝水,不太正常?!逼渌艘簿X起來,立馬將胡博送到當地的醫院。

    “你這血糖都37了,怎么才過來?!?/p>

    “我們先試試胰島素能不能將你的血糖降下來?!?/p>

    “我們建議你立即轉院?!?/p>

    ……

    由于血糖過高,胡博被迫從當地的醫院轉到海陽市醫院。住院后的第一天,項目分管現場的尹紅杰給他送來了換洗衣服。尹紅杰說,胡經理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八夼爆破了沒有”。匯報完工作,大約5分鐘左右,胡經理又催著我趕緊回去,還一直囑咐我抓爆破進度,抓棄土場的落實,抓現場安全質量等等。在醫院住了大概兩周,他就固執的要出院。到現在他的兜里還隨時備著糖果,生怕控制血糖過度導致血糖值太低暈厥?!吧眢w這么差為什么不回家休養一段時間呢?”“這個項目情況特殊,又比較困難,在十一局干了一輩子,不能砸了十一局的招牌?!焙┟嫔珗远ǖ卮鸬?。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從事工程建設近40年的時間,從弱冠到知命之年,“加減乘除”早已計算不出胡博所付出的努力和汗水。在施工一線,有諸多像胡博一樣的“老鐵道兵”,于我們而言,他們代表的不僅是一個時代的記憶,更是一種無可取代的精神力量。愿新時代的“鐵兵們”能傳承“老兵”初心,不馳于空想,不騖于虛聲,為祖國的交通建設貢獻力量。(審稿/侯利 編輯/張婕)

    胡博在便道鏟雪,清理道路

    工作中的胡博

    文萊高速全線建成通車,項目部參建員工合影

    文萊項目承建的路基工程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