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lbwjs"></li>
  • <dd id="lbwjs"><track id="lbwjs"></track></dd>
  • <dd id="lbwjs"></dd><form id="lbwjs"><tr id="lbwjs"></tr></form>

  • 回家的旅行
    來源:合璧津高速公路項目部  作者:宋嬉蓉  時間:2021-06-16  點擊量:   
    【字體:

    許久以后,想起那次回家的經過,依然能讓我內心泛起漣漪。

    那日,天氣正好,雖然是傍晚時分,落日卻格外明亮,空氣中軟糯的風,也讓人有點留戀。我在站臺上看著徐徐而過的火車,望著接近地平線的夕陽,在一縷溫和的顏色中悵惘回家的生活,不自覺地心中也多了一些暖意。因為不是節假日,站臺上等車的人屈指可數。在片刻等待之后,我乘坐的火車抵達站點,這是一列綠皮火車,雖然它很慢,但是像承載著一些記憶,讓人著迷。

    掃碼

    上車后,車上的人也如站臺的人一樣,屈指可數,我在過道里尋找著自己的鋪位,找到之后,心里一樂。下鋪,小桌子,透過窗戶,剛好還可以看到半邊天空、房屋、山脈,軌道線,心里越想,那美麗的風景線愈發清晰。我迅速把行李箱安置好,舒了口氣,那顆焦急地心也隨著這趟慢火車慢了下來。

    “到疆人員必須掃車廂前面得二維碼”

    “……”

    一位大約三十出口的女乘務員反復強調著這句話,幾位乘客聽聞之后迅速趕來,但是似乎他們不懂如何操作,面對著那個二維碼只能干瞪眼,由于二維碼的位置離我的床鋪不遠,我聽到乘務員在耐心地給他們指導怎么掃?!跋却蜷_手機微信、點掃一掃……”,在十幾分鐘的熱鬧之后,終于又恢復了平靜,第一波人掃完了健康碼,回鋪位去了。這樣的安靜并沒有持續很久,女乘務員的聲音又在車廂里回蕩,又是一波人,在嘈雜地聊天聲中,依然可以清晰地聽到,有的乘客來掃碼時流量都沒打開,乘務員又是耐心地講解一遍。就這樣,反反復復,直到火車要熄燈的時候才真正安靜下來。

    寒暄

    一日的困頓使我早早的在床上躺著。透過對面車窗,可以看到夜的深邃。此時,兩個中年男人正坐在小桌子上,一人一瓶啤酒,還有一些鹵菜,從他們吃的食物能看出來,他們跟我一樣,也是從重慶上車的。他們聲音很小,不知道聊著什么,但是表情凝重。盡管車上鼾聲四起,火車也發出呼喊聲,但在這兩個中年人眼里,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依舊是先吃一口肉,再喝一口酒,過一會兒,再看一眼手機,不緊不慢。漸漸地,車上的乘客都去睡覺,車廂里也安靜下來,這兩個中年男人依舊寒暄著。

    換鋪

    “奶奶,你怎么辦”

    “你好好照顧好孩子,不用管我”

    在夾雜著西北口音的方言里,我迷迷糊糊睜開雙眼,看到一個大約70余歲的奶奶在我的腳邊坐著,她靜靜地靠著床邊,看著她的臉龐,能看出她等車的疲倦,此時,已是凌晨一點??吹竭@個樣子,我心里觸動了一下,但是我并沒有迅速作出反應,本來想著繼續睡過去,但是想到一個老年人在我腳邊無法安然入睡時,我的心又揪了一下,給自己做了片刻思想工作后,我終于開口了。

    “姐姐,那個對面中鋪是你們的床位嗎”

    “是的”

    “那我和奶奶換吧,讓奶奶睡這個下鋪”

    于是我迅速起身,攜帶著隨身的包包,到了對面中鋪。這時我看到那個奶奶一只胳膊綁著繃帶,而她也用著我依稀能聽懂的方言解釋著她胳膊受傷了,無法爬到中鋪上去,我微微一笑。之后,我便一覺睡到了天亮。

    次日

    經過一晚的歇息,乘客們也恢復了活力,小孩子的哭鬧聲,看電視的聲音,聊天的聲音,在一片嘈雜中我睜開了眼,照舊望向窗外,此時的窗外,已經黃沙漫天,沒有了任何綠意,而連綿起伏的山丘和那幾乎伸手可以摸到的天空,又讓我感受到一種無限的廣袤。我想,這就是大西北啊,遼遠曠達。

    洗漱,吃早飯,隨著時間的推移,火車上也越來越熱鬧。

    “你也是到酒泉下車嗎”

    “我到新疆下車,我去打工”

    此時,跟我換鋪的老奶奶和對面中年男子聊天打破了我們那塊小天地的寧靜。盡管他們各自用著方言,卻依舊聽懂了彼此的意思,我也在他們的聊天中竊聽到,這位中年男子也是甘肅人,再后來我也沒聽進去他們說什么,只是這個中年男人讓我想到了我的父親和哥哥。

    回憶

    我的父親和哥哥,沒有正經的工作,過去靠種莊稼維持生計。新時代的快速發展讓他們不得不走出去,往哪里走呢?似乎只能是更西,新疆便是他們常去的地方。我在讀高中的時候,就聽父親和哥哥講過,他們去新疆坐的是就綠皮車,那時候,鋪蓋之類的行李還要自己帶,并且沒有座位,只能是站著,一站就是二十個小時左右,每次坐火車,總會想到這些,每次想起又會有一陣心酸。而每次綠皮火車上,也總會有不同的風景,因為在綠皮火車上,才可以看到一些像我父親這樣的人,才可以感受到一種過往的真實。所以,我便對這種慢火車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距離那趟旅行整整一個月,而那次的經歷始終無法抹去,甚至有些情節在內心不斷的敲打著自己。女乘務員的敬業,換鋪的喜悅,兩名中年男子的平靜,和正在奔波著為生活打拼的人。不同的職業,不同的年齡,不同的地域,在這趟車上構建出一幅生動的畫卷。列車的每一站,也是人生的每一站,有人上來有人下去,在來來去去,吵吵鬧鬧中,演繹著生活的點點滴滴。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